被嫌弃的40%:去中专和技校的,后来都怎么样了?

自愿放弃

6月,当大部分初三学生还在书桌前准备考试时,有一些孩子却被叫去了班主任办公室,心情复杂地签下了《自愿放弃中考申请书》:“提前报读中等职业类学校,并承诺不反悔”

职业教育法

职业教育法

对很多职校生来说,他们被嫌弃的一生,由此开始。九年义务教育之后,大概有一半的人上不了普通高中,其中的一小部分选择不再升学,大多数则是进入了中职学校,也就是职业高中、中专和技校。社会对他们的刻板印象,是学习不好,打架不少,在学校就是混混日子。另一方面,2022年5月,新《职业教育法》施行,首次以法律形式确定:“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地位同等重要”

比例总占

比例总占

为什么要把这事儿写进红头文件里?在改革开放之初,国家就意识到工人的水平提高了,工厂的水平才会提高,工厂的水平提高了,中国制造才能更有竞争力。但是,从比例上来说,1978年职校在校生只占高中生总数的7.6%,这显然是远远不够的。在政策的鼓舞下,到了1998年,中职在校生数量达到了1451万人,是1978年的6倍

二十年的艰难求索

艰难求索

1999年的除夕夜,大街上爆竹声声、烟花绽放,但有的家庭却大门紧闭,一片沉寂。那年的春晚小品说了这么一句话——“咱工人要替国家想,我不下岗谁下岗。”听到这,许多人愤怒地关掉了电视

“使无业者有业,使有业者乐业”

最后,还是让我们回到职业教育的初心,1918年6月,近代中国第一所职业学校——中华职业学校成立,校长是爱国教育家黄炎培,关于办校理念,门口的对联是这么写的:“使无业者有业,使有业者乐业”